您當前所在位置: 首頁> 新聞資訊> 媒體信息

南方都市報:再見!老黃埔最大農貿市場

信息來源:南方都市報 發布時間:2021-04-07 瀏覽量:-
字體大小:

因舊改拆遷,文衝農貿市場整體關停


轉存圖片

  圖為文衝農貿市場戶外的鐵棚區檔口,左邊挨著的是室內檔口。


轉存圖片

  已找好下家的檔主都將遷移目的地寫在紙板或泡沫箱蓋上。


  “城中村改造,本樓馬上拆遷,紅木家具緊急清貨大甩賣。”3月24日,與黃埔文衝農貿市場(又稱“黃埔文衝農產品交易中心”)隔街相望的一家具店門口,喇叭循環播放著清亮的叫賣聲,老板娘解釋說,“怕大家不知道這裏要拆了,我得趕緊清貨好搬走”。

  實際上,於文衝-雙崗片區的街坊而言,此地“舊改”拆遷的消息早已不脛而走,因為這座老黃埔最大的農貿市場也要在3月底關停——市場多處懸掛的橫幅、電子公告顯示,文衝農貿市場將整體拆除,所有檔主需在3月31日前交還租賃場地,清退離場,市場將在4月9日整體關停圍蔽。

  雖說民以食為天,但要拆掉的不單是熱鬧了十來年的農產品集散地,更是這群業主與顧客的人生交彙點,是多年的生活習慣與便利。“那些檔口的人去哪裏呢?”“以後附近還有這種買菜的地方嗎?”“未來我們還能回來嗎?”一連串的疑問等待解答。

“菜籃子”的舊改命運

  黃埔文衝,因百年造船史而聞名。對於周邊街道的居民,文衝農貿市場似乎更與自身息息相關,這裏是大夥日常“菜籃子”的最大供應地。文衝農貿市場位於文衝街南麵、廣新路與文元路交叉口附近,一層為經營檔口,二三層為停車場。因麵積大、檔口多、產品種類豐富,街坊們更習慣稱它為“文衝大市場”。據本地居民介紹,該市場已有十多年曆史,既做批發也做零售。

  與眾多批發市場一樣,文衝農貿市場的營業時間也摸著黑開始。蔣姐在這兒做生薑、大蒜等農產品批發生意,十五年如一日,“我們做幹貨批發的,淩晨3點多就來了,下午一兩點收攤。”早晨六七點,前來買菜的街坊多了,市場的第二輪熱鬧勁兒來了。文衝街下轄8個社區,但文衝農貿市場的輻射範圍遠不止於此,家住金港花園的廖女士就更喜歡騎著電瓶車離家4公裏來此挑選新鮮食材,“我們可以直接騎著車進來,一次多買點,也不需要拎著”。

  的確,與逼仄的零售菜市場相比,文衝農貿市場的布局更勝一籌:市場寬敞幹淨,數十個檔口分區分列設置,檔口之間有一條三四米寬的過道,市民可直接騎電動車進去選購。為方便手機支付,該市場還提供24小時免費WIFI。從2020年12月1日起,該市場正式全天營業,滿足更多攤主與顧客的需求。

  隻不過,在廣州城市更新的區域發展需求下,位於舊改範圍內的大市場再“平靚正”,也將迎來改造升級。應政府推進文衝石化路以東城中村改造相關要求,文衝農貿市場需整體拆除,3月31日停止運營,並在4月9日整體關停圍蔽。

  《廣州市發展改革委關於印發廣州市2021年重點項目計劃的通知》也明確,“文衝街文衝(渡頭、文元、江北片)舊村全麵改造,總規劃用地76.3公頃”。文衝街征拆工作辦透露,文衝農貿市場恰恰位於舊村改造範圍內,相關改造方案正在呈上審批。可預料的是,未來這個片區將會迎來脫胎換骨的改變。

“你會搬到哪裏去”

  每天上午是文衝農貿市場最熱鬧的時段。攤主的叫賣聲、顧客的砍價聲、攤位上擴音器中不斷傳出的提示音“微信收款××元”,此起彼伏。

  市場停業改造的消息很快引發居民群眾的關注。首先是從市場入口開始就懸掛了多條橫幅,有提示市場結束營業的,有周邊市場招商的,格外顯眼。其次是顧客與攤主最近常聊的話題,“4月份你會搬到哪裏去”。盡管橫幅上寫著“商戶整體搬遷安置至沙步市場”,但距此四五公裏遠的沙步市場並非所有檔主的首選,不少人開始自己尋找新的落腳點。

  湛江人霞姐在這裏守了8年的海產幹貨攤,老家出產的海產品質不錯,相熟的街坊常年來幫襯。“我拿條魚幹。”一個熟客剛說完,霞姐麻利地用報紙包好,裝進袋子裏遞給客人,“下個月得去豐樂市場××檔口找我買魚哦”。霞姐告訴南都記者,了解周邊的幾家菜市場後,她最終就近選擇豐樂市場,“熟客方便過去,就希望鋪租能再便宜一點。”

  賣生薑的蔣姐要在同區的港灣北市場落腳,那裏有個小型批發市場。但在她看來,新市場不盡如人意,“這裏一個檔口有十多平米,靠近過道更寬敞,月租6000塊。新市場的檔口隻有9平方米,貨物不好放,月租還要5500塊。”

  已找好下家的檔主並不少,他們都將遷移目的地寫在紙板或泡沫箱蓋上,掛在檔口讓老客戶們知曉。近的遷到附近幾個市場,遠的去到天河、增城等地謀生。

  在戶外鐵皮棚區擺地攤的陳婆婆心中不舍,又發愁。“我不想做‘走鬼’(即流動攤販)。”她說,自己每天早晨6點就挑著自種的蔬菜來賣,棚區足以遮陽避雨。由於不會使用手機支付,她往往會領著沒現金的顧客到熟識的檔主那兒掃碼付款,再換現金。“市場關了,要是政府能重新劃個地方讓我們擺攤就好了。”她說。

街坊們的不舍與期望

  從市場開闊處往四周看,有不少拔地而起的高層住宅。在周邊街坊眼中,家附近有一家便民菜市場,是多麼幸福。

  “電飯鍋裏煮著午飯,我再來市場買菜,都來得及。”黃姨就住在挨著市場的社區,步行到此不過3分鍾,上午送孫子上學後,菜市場便是她的目的地之一。不僅因為菜價便宜,更因為這裏充滿了人情味。“每天最開心的事就是和幾個認識的檔主聊家常,我們都把他們視作社區的一分子。”

  盡管社區團購買菜已經很方便,廖女士也改不了她的習慣,“網上買日用品可以,但肉菜之類的生鮮,我還是喜歡在市場裏親手挑選。”對於上班族而言,文衝農貿市場更是他們進行大采購的好地方。租住在附近公寓的白領許先生表示,平時工作早出晚歸,市場大多數檔口過了中午就結束營業,著實不太方便。“一到周六,我就來市場一口氣買夠一周的食物,價格比在連鎖超市買實惠很多。”

  不同的生活習慣,讓他們在同一個菜市場相遇,體會著同等的生活愉悅。隻是進入4月後,這些又都同樣會改變。

  黃姨去豐樂市場買菜,來回需要坐半小時公交車,她很憂慮,“附近社區有很多像我們一樣的老人家,萬一以後腿腳不便怎麼辦?”挑好生鮮的廖女士要騎車返回金港花園,她還是舍不得,希望片區改造後能還街坊們一個嶄新的菜市場。白領許先生則建議,如果未來會重建市場,希望每天的經營時間能持續到傍晚,照顧附近上班族的需求。

官方

正洽談社區增設臨時市場

  盡管文衝街城管科相關負責人告訴南都記者,社區附近有沃爾瑪等大型超市,樓下也有不少生鮮便利店,周圍還有幾個菜市場正常營業,麵對街坊們對農貿市場關停後的悵然,他們也正在製定相應的補救措施。

  據介紹,文衝街道辦正積極協調周邊的社區物業,安排合適的臨時檔口作過渡,“我們希望能找到居民比較集中,同時能提供足夠場地的區域進行布局。”上述城管科負責人透露,街道看中了就近的東港花園小區和瑞東花園小區,由於成立臨時市場涉及衛生、監管等多方麵問題,也需征求周邊居民意見,落地仍需要一定時間。

  南都記者走訪發現,東港花園距離文衝農貿市場步行約600米,是一個大型住宅小區,物業管理處已張貼招租告示稱小區有大量商鋪招租,用作飲食、出租房、寫字樓和肉菜市場。據招商經理盤先生介紹,小區一層已開辟出770多平方米的肉菜市場商鋪,並劃分好檔口,以整租的形式放租。

  除了官方協調,周邊其他市場也積極向文衝農貿市場的檔主們投放招商信息。“我們這裏很適合做批發,已經有檔主找我們下了定金。”沙步市場的陳經理表示,該市場是專業批發市場,擁有大約800個檔口,“希望有更多的檔主前來開檔,這對我們而言是一個有益的補充。”

  對於市民們討論“先建後拆”的想法,文衝街征拆工作辦相關負責人表示,舊改拆遷涉及整個片區,需統一拆遷後進行全盤規劃布局。盡管舊改方案暫時不便透露,但可以明確的是,在未來的民生發展規劃中,社區始終少不了菜市場等生活配套。“我們希望重建的菜市場裏產品更多元,服務更智慧,能滿足更多群眾的需求。”


  南方都市報 2021.4月.7 EA06版



附件: